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客

http://gudaoke.blog.blog.163.com/

 
 
 

日志

 
 

接到你的信是我到八中去上课的炎热的道上  

2012-10-31 12:0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闪读|12-104

★《钒》,摘自普利莫-莱维小说《元素周期表》,原译文载《书城》1209。“按定义,油漆就不该是个稳定的物质,事实上,在它旅途中某一点,是要从液体变成固体。但这一定要在恰当的时地发生。如不然……油漆可能在仓库时硬化,或油漆从不干,那你就成了笑柄。不干的油漆像不能发弹的枪,不能下种的公牛。”

★《私信@他们》,绿茶主编。正如崔老师所说,写信与先哲交流让人感觉回到70年代。书信荒芜或因时代或因人性,却未必要赖e风横行无信可读。是,慌张年代仅一个连岳远远不够。“接到你的信是我到八中去上课的炎热的道上,为了读信清静,我绕道城外走”……本书作者之一史航在文中引述了孙犁先生的这句话,又绵密,又情深。

★《幸福有罪》,佐耳著。我会特别留意佐耳作品里那些貌似不打紧的小角色,比如《阿耳的海豚音》里的“奶奶”,比如这本里的“姥姥”。再有就是,佐耳小说故事常离我远,可它的语言却离我近……就像她的“有一天黑社会老大给我煮了碗面条我战战兢兢吃了”这段话,“黑”离我远,“面”离我近。

  评论这张
 
阅读(16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