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客

http://gudaoke.blog.blog.163.com/

 
 
 

日志

 
 

这黄昏把我的忧伤磨得有些灿烂了  

2012-07-18 12:3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闪读|12-91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玛琳娜-柳薇卡著。夹在36岁外籍继母与84岁老房子着火般生父之间,女儿娜杰日达姐妹的心软不下去,又硬不起来。作者赋予这部情节神似狗血肥皂剧的小说一种悲悯气质,其貌似无关的旁涉部分格外斑斓,非常隐喻……有些敞开的门其实一直有锁,有些禁闭的门其实贮满阳光。

★《骆一禾的诗》,骆一禾著。甚至就连诗人本身都宛如隐喻。北岛如此,顾城如此,骆一禾也如此。据编者西渡说,骆诗异文众多,因为他会不断对初稿加工打磨。这使得骆诗中那些急章短篇不过是其宏大之作的预制。这细节也是在隐喻你我之命吧?“这黄昏把我的忧伤/磨得有些灿烂了……”(P261)

★《我的乡土我的国》,谢宏军著。小20年前,读过本书初版《乡村诊所》。这次重读,感觉当年从书中铅笔素描文字侧记里读过的那些痛楚伤感坐得更实弥得更漫……作者“做了一位淮安乡亲兼艺术家能够做的事:坐在乡村诊所的病床沿,忠实描画了这群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陈丹青先生在2003年曾这样说过。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