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客

http://gudaoke.blog.blog.163.com/

 
 
 

日志

 
 

对于离开泥土的根远方是一场噩梦  

2011-01-26 14:4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闪读|11-35

■ 《北京的腔调》,胡赳赳著,随笔集,分7辑,每辑前放胡诗1首。读时感觉诗站在追光里,而那些列阵成仗的杂感则隐于黑黢黢的幕布深处。追光里的诗如孤绝独唱,而幕布深处的纷乱之想则如无伴奏合唱。歌者“用暮色四合的意向来抒发两百公里内的乡愁”,而听者如我则在瞬间“有了亨伯特的年龄。”

■ 《从这里,到这里》,蓝蓝诗集。对诗人我从来高看,女诗人更高高看。我知道“死人知道我们的谎言”,就像“清晨林间的鸟知道风”,可我更知道只有诗人视语言为根:“对于离开泥土的根/远方是一场噩梦”。蓝蓝的诗很老很年轻:“没有人读出眼泪”她读出眼泪,“没有人读出哀号”她读出哀号。

■ 《此时此地》,艾未未著。有了艾未未,才发现对于勇敢与理智我们已遗忘许久。第2辑说建筑,有个标题叫“让错误停止我们”,它让我想起《生而有罪》里那位不结婚不要子女的纳粹后人鲁道夫。中国少有鲁道夫这种将子嗣与罪孽一同停止的决绝,可假使连错误也不能停止我们,那只有毁灭了。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