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客

http://gudaoke.blog.blog.163.com/

 
 
 

日志

 
 

青蛙都已习惯以静为美  

2010-04-22 17:0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都氧化了,一批换一批,连人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的苦难和贫穷了。

tuyashouji《涂鸦手记》|钟鸣作品

诗人钟鸣在《旁观者》一书出版后一直没再出什么新书。与长达百万字之巨《旁观者》一样,这本《涂鸦手记》也属罕见的长篇文化随笔。不一样的是,十年前,读者初知互联E媒,初识电子洪流,初见信息碎片;十年后,钟师这种鸿篇巨制式漫长散文从形制上已异类于这个碎片年代。以我自己为例,读《涂鸦手记》,我跳读,我断读……跳读是反序号阅读,断读是反段落阅读。钟师精心构撰的这部近30万字“无主题变奏”被我读成了一地玻璃碴子……可惜了。

“神性是被利用最多的东西,就像阳光……不明情况的繁殖,接踵而至,普遍降低自己的空间,抱着寒冷的幻想,甚至裸着身子。(P220)”“一个人先无端地抽了一个人的耳光,被抽者愤然而起,抽耳光的人却平心静气地说,你脾气怎么这么暴躁呢?(P170)”“人民都前进了,氧化了,一批换一批,连人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的苦难和贫穷了……青蛙都已经习惯不叫了,以静为美,使命都已经改变了。(P91)”“饭桌上无休无止地讨论宗教问题等于油炸耶稣。旅行中最怕遇到的是那种什么都怀疑的人,他们几乎可以让你寸步难行。(P304

我不断咀嚼这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句子,不断用舌头舔舐它们,不断品尝它们带给我甜蜜暗示苦涩期待乃至麻辣诱惑。更多时候,这些句子的品质与滋味混搭着搅拌在一起,生成一种类似怪味豆似的口感,甜蜜里有苦涩,焦糊里拌微辛,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努力寻找恰当的语词还原我的感触,最终无功而返。我想,或许E时代在带给我们无数便捷的同时也在改变人类脑细胞结构——至少在面对繁杂信息时,我们的拆解、化整为零的碎片化倾向已昭然若揭。我们不断期待那一个个下划线打开后的艳遇或惊喜,并为此完全放弃鸟瞰式的把握乃至结构式的深入……跳读、断读正在我们的阅读常态。

当然,跳读也不是不可,它仰仗的是经验和直觉。“过世的父亲,晚年时,我很难过地观察到,他只集中经历享受着两件事:读报,书写”(P90)……这个页码是随意翻到的,而“过世的父亲”5个字也只有我这个岁数的人才会咯噔一下愣住。“好像有人说过,事实就像袋子,你不放些东西在里面,它是站不起来的。问题是谁来放呢?”钟师笔下这段原本试图尽量岔开的文字被我荒唐地再度扯回父亲——已故父亲也像一只袋子吧?我们总是要到他们故去后,等到他们真的变成一条空袋后,才不断用记忆碎片去填满他,让他高高大大立起来,像一张底片那样立起来,像一个背影那样立起来。

当然,断读也不是不对,它仰仗的是字词句逗与目光交接瞬间彼此的放电量,有点莫名其妙,有点儿故弄玄虚。有点不可思议。它依赖作者运词造句时在语词之间所存储的电量,更依赖于读者在过往阅读习惯里存储的电量。它们之间的对接与碰撞,便成为断点阅读的一个起点。那场面有冠军刘翔在鸟巢旁道前那般搔首弄姿意志踌躇,可也只不过小规模荡气回肠。下面这些就是被我断点阅读“电”出来的。我一边满怀抱愧之心深觉已将钟师好端端一部极具百科全书范式的文化随笔读成了鸡头鱼刺,却也一边感喟文字本身的触电放电神乎其技有如神谕,不可预期难以言传。

不过,现在,你我,是不是只会跳读或断读?

*草稿在这儿

  评论这张
 
阅读(12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