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客

http://gudaoke.blog.blog.163.com/

 
 
 

日志

 
 

小世界  

2009-07-08 16:4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和木莲们……

wodehuaniaochongyu.jpg049|《我的花鸟虫鱼》|半夏作品

先把书中的那些花鸟鱼虫的名字逐一抄录下来。我不嫌麻烦。有蝴蝶,蚊子,莱菔,鹅,蚯蚓,天牛,蚜虫,豆蔻,凤仙,阿芙蓉,覆盆子,蝎,螳螂,胭脂虫,独角莲,草履虫,甘草,叩头虫,跳蚤,半夏,屎壳郎,蟋蟀,蜈蚣,蜘蛛,茶,鲤鱼,远志,蜗牛,负泥虫,锯谷盗,蜻蜓,壁虎,蜜蜂,埋葬虫,马勃,蚂蚁,萱草,苍蝇,天鹅,草蛉,独活,蚤休,肉苁蓉,紫苏,鸽子,五灵脂,芫菁,乌贼,花椒,虱子,蠼螋,灯心草,金龟子,蝙蝠,王不留行,椿象,车前,蜉蝣,猫头鹰,跳虫,蜾赢,乌鸦,蠹鱼,蝼蛄,鲍鱼,萤火虫,土鳖,合欢,蚂蟥,蝉,蝗虫,蒲公英,蘼芜,竹节虫,菖蒲,蟑螂,鲫鱼,瓢虫,蚕……这样,一个小世界被敲击到纸上,屏幕上,自在生动也一并跃然而出。

在这一长串名词中,我有的熟悉有的不。看见“蚂蝗”,想起小学四年级去家对面的稻地里插秧。那时,我眼里四月的北京就只有那片稻地,清清凉凉,热热闹闹,方方整整。一般,从早上四点多我们就开始集合队伍,到田边,天刚刚亮。地主们怕我们小孩子家家插秧插得东倒西歪,没法儿收拾,不让我们插秧,只让我们将秧畦里的秧苗分捆,用稻草扎成一束束,往贮满清水的田地格子里扔去。五点钟前后,稻田里的的水清凉无比,到了上午九点后,不及腿肚的水成了温泉。到了中午收工时的场面最闹乎,田埂上下站满了饥肠辘辘的小学生不说,噼里啪啦的响声此起彼伏,都在拍小腿肚子——每个人的小腿肚子上都有一两只蚂蝗在忙乎……那些吸盘生猛的大蚂蝗像煽蚊子那样煽是没用的,必须大巴掌猛抽,才能把它们抽下去。中午排队吃饭,前面同学的腿肚子上大都留下五指煽红的手印,手印与腿肚子上干去的泥浆套印在一起,场院里像是在开抽象派画展。

每个虫子每朵花都曾与我们的日子联系,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可惜的是,在一个极力倡导和谐的社会里,虫子们、花鸟们早已远离我们,从概念到视线,我们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的脾气秉性或特立独行或温顺桀骜,我们早已陌生。他们在隐匿中消失,在被驯服中灭亡,在被修正中逃逸,他们成为一出出微型悲剧的男一号女一号。在为求得整齐划一、求得利益最大乃至年人定胜天而必须将和谐定义为删除异己诛灭异类那样一种情境中,晚于法布尔而执着于为花鸟虫鱼立传的半夏,其责也便有甚于法布尔。在这个娱乐压倒一切绯闻大过一切物质重于一切的年代里,他需要真真切切地还原出一个渐次消失的小世界,那个我们曾熟悉、曾宽容、接纳、陶然其中而现在已逐渐陌生的世界。用半夏自己的话说,那世界自来亲,天然趣,别有情。在那里,花鸟如情人,虫鱼如美人,而今情人美人只留在纸上,恬然静默于字句后身,开卷才看见。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