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客

http://gudaoke.blog.blog.163.com/

 
 
 

日志

 
 

戴着镣铐跳一出天鹅湖  

2009-04-26 00:54:46|  分类: 一课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周语文(0917)
( 2009-4-20~2008-4-26)
【请问有汇文版本的《朱子家训》吗?】
语出陈师本周所辑短信,该短信题为“《潜伏》后遗症”,短信中的细节均出自热播剧《潜伏》,该短信应为“潜艇”(“潜伏”粉丝群自诩)创作?我看是。短信如下:
只要看见小两口,就觉得是逢场作戏,假的;看完杂志,顺手就找打火机,烧掉;看见街上的小摊贩,就觉得人家是哪个情报局的;把电视全卖了,改听老式电子管收音机,拧来拧去,总想听见:呼叫深海,呼叫深海;看见红中,就想揣兜里,回家交给则成;看见茶叶,就想要去送给克公同志;没事儿总琢磨着要在家里的院子里垒个鸡窝,然后把金条全藏在里面;一进书店,就想问人家:请问有汇文版的《朱子家训》吗?
【性向恐怖主义】
政坛政客将个人性倾向作为相互攻击的武器,即所谓“性向恐怖主义”。最现成的例证即陈水扁庭审期间有关马英九性向的指陈。在搅局手法上阿扁想来娴熟。当政客甲强迫政客乙坦白性倾向、交代性生活时,政坛之乱已宛如一站粉丝贴吧:鲜花与臭鸡蛋齐飞,板砖共肉麻帖一色……闹腾啊。
【我怀疑人们在密谋策划要让我幸福】
语出作家BTR本周博客。上句出自新近出版的塞林格小说《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评价塞林格的这部小说,BTR说:“故事的大部分段落都发生在炎热而封闭的车厢里,塞林格以招牌式的精准对话,使该旅途并不显得冗长。谈话围绕着缺席的西摩展开,伴娘和西斯本太太对西摩及其一家的恶意显而易见,以至于巴蒂不得不掩饰自己的身份。西摩的书信和日记穿插其中,他写道,‘如果有一个什么临床病名适合我的话,我就是个颠倒的偏执狂。我怀疑人们在密谋策划要让我幸福。’”
【想上访,标题党】
新近出版《南都周刊》娱乐版一则短文套用热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之题,调侃“标题党”行径的猥琐或无聊。
改后标题成为“我的标题我的党”。短文中特别强调网络术语“置顶”与“标题党”的暗中关联。在一个只要能红干什么都无所谓的年代里,能置顶乃至永久置顶,谁的标题不想党?
而本周出刊的南方周末刊载的一则读者来信(河北-陈向民)的标题则为“想上访,标题党”。信中说:
近来看了彭北京决斗书和王帅的相关新闻,才明白相干严肃如上访这样这样的事情,也务必要做成标题党,彭北京和王帅的经历类似,都是屡次上访无果后在网上发帖,最终引起关注。而这又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标题党:彭北京用决斗的噱头发诉讼之冤屈,王帅是借抗旱之名爆乱征土地之实。试想如果两人老老实实发帖,用如“郴州法院对我的不公判决”、“灵宝政府乱征土地”这样的标题,估计早就淹没在网络上浩如烟海的帖子中了。
【脸不见血,身不见伤,四下无人】
本周,一本名为《城管执法操作实务》的内部教材惊现互联网,其中内容引发网友、媒体关注讨论。该书由《城管执法操作实务》课题研发组编著,由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二〇〇六年六月出版,上句即出自该书。激变中,有网友称如此“教材”更名为“土匪教材”才恰如其分。而评家笑蜀则在题为“公民权利不应止步于管制洁癖”的时评中追问“是什么原因,置城管执法于如此凶险的环境中,而令城管不能不甘冒矢石,把城管执法变成一场似乎没有尽头的街头暴力连续剧?”
【微笑抑郁】
四月二十日凌晨二时前后,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绵阳家中自缢身亡。目前警方已证实冯翔之死为自杀,死因待查。心理学家分析称,冯翔辞世凌晨撰写的最后一篇博文《很多假如》带有“遗书”的全部要件,唯其倒数第三自然段带有极强的攻击性,言简意繁,词义缭绕: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朋友,请你们不要忧郁,我的离去,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们的恐惧,是他们的对手,一个对手的离去,对于他们,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
专家从心理学的角度切入,认为冯翔繁复迷离自杀死因中,“微笑抑郁”应为因由之一。所谓“微笑抑郁”即在经历巨大天灾人祸后,受体反以某种被微笑、被坚强样貌掩饰伤悲或绝望。而其“遗书”倒数第三段中所呈现出来的
“攻击性”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也是一种自卫。专家称,尽管冯翔离世已使真相难于求证,不过,但愿我们不是只在“抑郁症”这个可疑诊断后简单画个句号了事……
冯翔,我们的同胞,我们的亲人。
【戴着镣铐跳舞还能跳出一出天鹅湖】
语出作家王佩本周博文。文中王佩激赏热播剧《潜伏》中的谢若林,认为这个角色对于全剧价值巨大:“谢若林的存在消解了这部电视剧拔高的企图,让邪恶的谎言和谋杀变得更加荒谬,让这出主旋律剧有了别样的意义。戴着镣铐跳舞,而且还能跳出一出天鹅湖,太NB了。”
【世界图书日】
本周,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议设立的“世界图书日”已有十四个年头。日前,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撰文指出,在中国越来越多地参与“世界图书日”活动的同时,“世界图书日”这一名称不知何故已悄然变异为“世界读书日”。
康称,当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每年四月二十三日这一天确立的官方名称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World Book and Copyright Day)。当“世界图书日”变异为“世界读书日”后,作者、出版者乃至与图书出版相关的方方面面人都被排除在外,而仅以读者身份成为“这一天”的被告知者或被裹挟者。
“我们的‘读书日’过于商业化了。不然,在这个日子里,为什么很少看到图书馆的身影?”康慨说。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